欠发达地区的“蔬菜险”如何走得更远

——探访甘肃永昌县蔬菜价格保险试点


640.webp (8).jpg


阅读提示:眼下正是高原夏菜大批上市之时,但在甘肃省兰州市榆中县,却出现蔬菜滞销、大批好菜被扔进垃圾堆的现象。小生产、大流通,淡季价格高涨、旺季价格暴跌,蔬菜市场的价格“过山车”损害着菜农的稳定收益,也给消费者的“菜篮子”增加了许多不稳定因素。近年来,甘肃省永昌县积极探索蔬菜价格保险制度,在推行过程中,蔬菜价格保险怎样平抑了菜农的种植风险,又面临着怎样的推行困境,请看本报记者从甘肃发回的报道。


  “7月底的娃娃菜一亩能卖1000多元,到了8月每亩涨到四五千元,可到了9月,一亩地的娃娃菜就跌到了600元……”去年,在甘肃省永昌县东寨镇下三坝村,蔬菜价格“过山车”,让菜农马云至今回想起来都觉得心痛:他种植的120亩娃娃菜,最终亏损16万元。


  “丰产难丰收”的菜农,如何才能增强抵御市场风险的能力?


  2015年春节过后,永昌县正式启动了蔬菜价格保险试点工作;同年7月,这一保险开始承保出单。马云是最早的一批受益者,“多亏我之前投了县上开展的蔬菜价格保险,事后拿到了9.2万赔偿,把损失降到了最低。”


  由于蔬菜的生产特点及多变的市场等因素,推行蔬菜价格保险难度不小,永昌县是怎么做的?记者日前深入当地进行了探访。


  优势产业玩起“过山车”农民对保险产品需求强烈


  “2014 年的夏天,永昌县出现了大面积青笋成熟后5分钱一斤无人问津,最终烂在地里的情况。”对此,从中国保监会北京监管局财产保险监管处到永昌县挂职担任副县长的宋晶林告诉记者,永昌地处河西走廊的主要产粮区,蔬菜种植是当地的传统优势产业,多次出现的蔬菜“买难卖难”情况不仅给菜农造成了巨大损失,也成为制约当地农民脱贫致富的突出问题。他经过深入调研发现,永昌县的农业保险覆盖率低,菜农迫切需要合适的保险产品帮助他们防范和化解市场风险,把损失降到最低。


  2015年7月,永昌蔬菜价格保险正式通过相关审批开始承保出单。


  永昌县政府金融办主任赵明祖告诉记者,在实施蔬菜价格保险上,永昌县进行了创新,同时涵盖了蔬菜种植期的自然风险和收获销售期的价格风险。前者由保险公司按受损程度及不同种植时段的约定赔偿比例进行赔付;后者则要在收获上市15天的保险期间,根据当地蔬菜平均离地价格低于约定保险价格的跌幅部分进行差额赔付,并在赔付时扣除自然风险发生时的赔偿金。“每亩蔬菜的保额不超过2000元,这个额度基本可以覆盖蔬菜种植的物化成本和一部分合理的预期收益。每亩蔬菜的保费最高不超过200元,费率不高于10%,其中,省级财政补贴50%,市级20%,县级10%,农民只需承担20%的保费,不超过40元。”


  “我们的蔬菜价格保险,主要针对永昌种植面积较大的青笋和娃娃菜,两者的保额分别是1900元和2000元。”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永昌县支公司经理张德志介绍说,去年,公司共承保永昌秋季种植和收获的青笋和娃娃菜共1557亩,实现保费收入30.68万元,为当地菜农提供了超过300万元的风险保障。


  六坝乡菜农柴军是永昌县实施蔬菜价格保险试点工作的首批受益者之一。2014年,柴军种菜的亏损达40万元。“2015年夏天,刚一听说蔬菜价格保险的事,我第一时间给150亩娃娃菜投了保,交了6000元的保费。”柴军说,娃娃菜成熟后,前期价格不错,但后期价格下跌,让他损失了20万元,好在蔬菜价格保险理赔了12万元,“这要比2014年好多了,基本挽回了种植成本,压力大大减轻了。”


“摸着石头过河”欠发达地区推进蔬菜保险难度不小


  蔬菜价格保险并非新鲜事物,但在地处西部欠发达地区的甘肃省,作为省内第一个“吃螃蟹”的永昌,受经济水平和财政资金等客观因素制约,实施蔬菜价格保险面临很多困难。


  历史数据不完整、人员数量不足和承保理赔经验欠缺等困难都直接增加了保险公司的操作难度。此外,前期的保险产品设计过程还需要依赖一部分的合理假设和推测的支持,使得最终的经营结果变得难以预料。


  与此相比,保险公司是否有能力承受蔬菜价格保险理赔的亏损,成为这项保险能否可持续运行的关键。去年9月,永昌县连续遭遇因暴雨导致的内涝灾害和全县范围内的霜冻灾害,导致部分娃娃菜减产和大面积的青笋绝收。10月底,公司将两次灾害的损失赔付到了农户手中;10月,受周边地区市场蔬菜集中上市等因素影响,永昌娃娃菜价格持续低迷,平均离地价低于约定保险价格,公司再次进行了理赔。综合去年情况,简单赔付率达到了280%。


  “这对保险公司来说是个不小的挑战!”宋晶林说,对于创新型的农业保险产品,保险公司不能着眼于一时的得失,要看全盘效应和长期社会效应,需要做好3~5年甚至更长时间的统筹规划。


稳定经营收益“护航”菜农才有可持续性


  张德志认为,若要使蔬菜价格保险可持续运行,需要充分遵循“大数法则”,进一步扩大承保面积、增加承保蔬菜的品种,使保险费和损失赔偿及其他费用开支相平衡,稳定经营情况。要做到这一点,需要政府持续投入财政资金进行保费补贴,帮助保险公司做好基础数据的搜集,需要保险公司自身加快培养一支专业的农业保险业务团队,并进一步对保险产品进行完善,实现风险更可控。同时,也需要多方协作,推动群众的保险意识不断提升。


  赵明祖认为,对于欠发达地区,未来如何在老百姓承担保费不变的情况下,减轻财政资金在农业保险具体产品上的补贴负担,把节省下来的资金用于扩大承保面积或增加承保品种,需要进一步探讨和完善。


  农业保险属于国家惠农政策,离不开政府财政资金的支持,但在全国开展的价格保险工作目前都还没有中央财政补贴,基本上都依靠省、市、县各级政府的资金投入。宋晶林认为,甘肃属经济欠发达省份,各级政府财政资金特别是县域财力十分紧张。农业保险发展中长期依赖的以加大财政补贴为动力的单核驱动模式,正在出现边际效用逐渐递减的趋势,以政策红利持续释放、农户投保意识增强和经营主体参与积极性提高为支撑的多核驱动模式已经开始初见成效。为了推动蔬菜价格保险持续稳定运行,下一步,永昌需要进一步努力营造良好的外部环境,积极寻求优化方案的保障措施,搭建支持金融创新的长效机制,探索西部地区农业保险发展的新思路。


来源:农民日报